• <blockquote id="eacua"></blockquote>
  • <samp id="eacua"><sup id="eacua"></sup></samp>
  • <samp id="eacua"></samp>
    <samp id="eacua"><label id="eacua"></label></samp>
    專注做權威、有趣、貼近生活的互聯網科學傳播
    收藏

    經歷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你,也可稱他一聲老師!

    中國 論文 吳有訓
    蝌蚪五線譜

    中秋佳節恰逢教師節,蝌蚪君祝所有老師們教師節快樂~

    圖片

    有這么一位科學家,他是我國諸多知名物理學家的領路人,也是中國物理學研究的“開山祖師”,錢三強、錢偉長、楊振寧、鄧稼先、李政道等學者都曾是他的學生。

    這位傳奇的老師就是吳有訓。

    圖片

    吳有訓

    吳有訓,字正之,1897年4月26日出生在江西省高安市荷嶺鄉石溪吳村。1921年赴美,進入芝加哥大學物理系學習,成為A.H.康普頓的研究生。1926年秋,吳有訓回國,先后在江西大學和國立中央大學(今南京大學)、國立第四中山大學、清華大學任教。

    吳有訓很容易給人留下印象,個兒高,1.8米。不怒自威,天生一副鎮得住場子的形象。他曾以辭職為擔保,保護愛國運動中的學生。

    世人都道他“硬氣”,孰不知,一身正氣凜然的背后,支撐他的是對報效祖國的一腔熱情,對學術獨立的強烈追求,以及對科學研究的赤誠熱愛。

    因X射線散射光譜,在國際物理界聲名鵲起

    “吳,留在美國有好的科研條件,前程似錦?!敝锢韺W家、芝加哥大學教授康普頓怎么也不明白,盼著留美的畢業生那么多,為什么已獲博士學位且留校任教的愛徒要執意回國。

    “畢竟我是個中國人?!眳怯杏柦拥浇魇考澭埶麉⑴c籌辦江西大學的建議后,毅然放棄了在世界科學前沿追光的機會,決定立即回國。

    故事的起點要回到1921年冬,吳有訓考取公費留學生,登上赴美的輪船,兩年后師從康普頓。

    康普頓以康普頓效應聞名于世,該研究被視為近代物理學發展史上的里程碑或轉折點。但最初,康普頓發表的論文只涉及一種散射物質石墨,盡管已經獲得明確的資料,但只限于某一特殊條件,難以令人信服。

    吳有訓先后做了7種物質的X射線散射曲線、15種元素散射X線的光譜圖,以科學事實駁回了對康普頓效應的各種否定。

    一時間,吳有訓在物理界聲名鵲起。

    他的論文被排在美國物理學會第135屆會議的第一位,在美國物理學會第140屆會議上,他一人就宣讀了3篇論文。他以15種元素作為散射物所得的X射線散射光譜曲線,被公認為康普頓效應的經典插圖。

    1926年秋,吳有訓回到祖國,在一窮二白的中國學術界,這位大高個兒“開疆拓土”。

    清華物理系的十年春天

    吳有訓不只是一位出色的物理學家,還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

    實際上,留美讀博期間他就十分注重吸收、消化美國大學教育學術思想,并形成了他對中國大學教育的基礎構思——“大學教育與科研發展共進,教師不脫離科研前沿”。

    據其子吳再生回憶,吳有訓是帶著成熟的學術思想、明確的學術目標,“加盟”清華的。

    1929年,吳有訓帶頭在清華大學物理系,組織起我國第一支“名師”隊伍——既是有成就的科學家又是優秀教師。

    1929年至1932年,他共發表11篇有關X線散射系列課題的論文。首篇論文于1930年發表在《自然》雜志,這也是中國人在本土做的近代物理科研成果首次以論文的形式發表于國際主流學術刊物。

    從1929年到1938年,也是清華物理系的春天,10年間,在中國首次成批培養出科學精英人才——當中有22人后來成為院士,占學生總數的30%以上。

    圖片

    1938年。左起:周培源、梁思成、陳岱蓀、林徽因、梁再冰、金岳霖、吳有訓、梁從誡

    在抗日戰爭時期,吳有訓帶動全院教師做科研蔚然成風,八年間,西南聯大物理系在國內外發表近百篇論文,其科研成就即使拿到當時的國際上比較,也是處于前列的。

    圖片

    清華大學(西南聯大階段)領導成員合影。右三為吳有訓

    吳有訓在X射線散射研究中以系統、精湛的實驗和精辟的理論分析為康普頓效應的確立和公認作出了貢獻,并創造性發展了多原子氣體散射X射線的普遍理論。

    因此,他也被被德國哈萊(Halle)自然科學研究院推舉為該院院士,成為第一位被西方國家授予院士稱號的中國人。

    當年,人們習慣以“葉、吳”簡稱葉企孫和吳有訓。葉吳“互讓”物理系主任,曾在清華留下一樁美談。不管怎樣互讓,由葉、吳共同倡導的“重學術、做實事、輕名利”的學術精神,卻成為清華、西南聯大學術精神的支撐。

    擁有遠見卓識的愛國主義者

    1950年,在周恩來的安排下,毛澤東在中南海接見了吳有訓。毛澤東向他詢問了中國科學技術的現狀,科學技術如何為國家經濟建設服務,以及中國科學技術本身的發展應遵循什么樣的方針等三大問題。

    吳有訓認為這些研究成果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但整個來說,中國的科學缺門很多,設備條件很差,尤其是與發展國民經濟聯系密切的工程技術科學,幾乎是一片空白。

    因此,他贊成今后國家的科技發展,首先應遵循緊密結合國家經濟建設的實際需要的方針。同時在基礎理論研究方面,中國也應在已有若干基礎的那些領城里,力爭保持和開創國際先進水平。

    最后,他談了中國必須開發原子能、研制原子彈的問題,并介紹了他和他的同事們曾在抗戰勝利前后特意培養選派了相當一批研究核物理的留學生以及他和薩本棟、趙忠堯擬訂數理化計劃的情況。

    他很有信心地表示,在未來突破西方的封鎖之后,只要國家能解決資金問題,中國將會有能力自己設計制造出原子彈來。

    毛澤東聽得非常認真,自始至終表現得非常熱情和客氣。接見完畢,他和周恩來一道,一直把吳有訓送到門外,并且目送汽車遠去。

    圖片

    1953年,毛主席和吳有訓(左二)、竺可楨(左三)等

    上世紀50年代初,吳有訓提出在中科院增設電子研究所,并將中科院上海生理生化研究所的陳芳允調到北京進行籌備,這是新中國電子學科研工作的開端。

    事實上,當時科學界有不少人認為,電子技術只有服務性作用,在吳有訓的執意堅持下,電子所的設置才得以保留。后來電子技術在全球的迅猛發展,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先見之明。

    上世紀60年代,他督促并直接參與的“新型共軸泵式紅寶石激光器”、由他直接負責的“人工胰島素合成”項目,均實現了全球第一。

    1958年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成立,他已多年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且年事已高,但仍親自講授大學的物理學課程,為培養人才盡心竭力。

    他這一生,盡最大努力履行“重學術、做實事”的人生目標,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END

    本文整合自中國科學報、《中國物理教學參考》《毛澤東與上海民主人士》

    責編/小西途說

    評論
    無限探索者
    少師級
    吳有訓一生為人師表,一腔熱情報效祖國,對科學研究的赤誠熱愛,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致敬吳老,我們永遠銘記!
    2022-09-12
    大偉????♂?
    少傅級
    吳有訓的一生,盡最大努力履行“重學術、做實事”的人生目標,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2022-09-12
    科普科普知識的搖籃!
    少傅級
    為老師為了教育事業,為了為祖國培養出更多人才,甘為孺子牛的精神點贊!
    2022-09-12
    曰本大尺度裸体AAAA网
  • <blockquote id="eacua"></blockquote>
  • <samp id="eacua"><sup id="eacua"></sup></samp>
  • <samp id="eacua"></samp>
    <samp id="eacua"><label id="eacua"></label></samp>